当前位置: 首页  »  林业动态  »  媒体动态
【河南日报】春风又绿小秦岭
发布时间: 2020-03-27 | 来源: 河南日报 | 作者: 李运海 陈慧 归欣

随着矿山环境整治和生态修复工作加速推进,小秦岭生态环境全面改善  本报资料图片

  西控潼关,东据崤函,豫陕之交的咽喉地带,苍莽群山如巨龙紧依黄河,龙头便是小秦岭。

  在广袤中原,它既“高”且“贵”。其境内,老鸦岔垴直插云霄,海拔2413.8米,“省内最高”当之无愧;其座下,黄金储量丰富,曾是我国第二大黄金生产基地的主矿区。

  在挖金潮的推动下,小秦岭曾经矿坑星罗棋布,矿渣漫山遍野,山体满目疮痍,5条从山上奔涌而下直入黄河的一级支流饱受污染,给母亲河平添浑浊。

  党的十八大以来,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实地考察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发展情况,他指出,黄河流域存在的问题,“表象在黄河,根子在流域”。总书记的一系列重要指示精神,如浩荡春风,吹拂小秦岭。

  2016年以来,河南小秦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(以下简称“保护区”)矿山环境整治和生态修复攻坚战全面打响。从破坏到修复、由喧嚣到沉寂,4年过去,小秦岭痛定思痛,奋起千钧棒,澄清万里埃,成为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的“新样板”。

  春风又绿小秦岭,3月18日,记者来到灵宝市,走进群山间,倾听它涅槃重生的故事。

  封矿治山:唤回宁静的沟 

  车入小秦岭,沿着一条名叫枣香峪西长安岔的深沟颠簸前行。

  沟里格外宁静,偶尔听到鸟鸣声和溪流声,只有山道两旁零星的废弃房屋,提醒着我们这里曾经有多“繁华”。

  “原来这里热闹得很,最多时有1000多个矿口,楼房、平房、临时房比比皆是,数万人在山里生活。”保护区管理中心工会主席李保祥回忆说。

  上世纪60年代,我省地矿部门在小秦岭勘探出一个规模较大的金矿田,大大小小的“淘金者”闻风而至,在此“安营扎寨”。这里成了中国重要的黄金生产基地之一,灵宝也由此成为“黄金之城”,声名远扬。

  半个多世纪的粗犷开发,让当地经济扶摇直上,也使小秦岭遍体鳞伤。李保祥说:“有的金矿坑道长达万米,挖出来的矿渣堆起来有50米高,造成废渣漫山,还堵塞了河道。”

  “重生”始于2016年。当年1月,当时的环保部约谈了河南省林业厅、三门峡市政府、保护区管理中心。没有退路可言,没有理由可讲,小秦岭只能背水一战。整治原则是“谁矿权谁负责、谁受益谁清理、谁破坏谁恢复”。

  一个矿坑的年利润,少则上千万元,多则上亿元,背后利益关系错综复杂,封堵坑口、端掉金窝已无比艰难,还要让企业花钱出人治理?很多人认为是“痴人说梦”。

  “当时的保护区里有11个矿权单位,而且是矿权在先,保护区设置在后。听说要整治,一些企业来‘硬的’,组织律师团,找各级领导‘要说法’;一些包工头来‘软的’,电话关机玩‘失联’。”灵宝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局长王赞丽说。

  怎么办?

  打铁还得自身硬,保护区“刀刃向内”,先行一步作表率。管理中心果断封堵了自己管理的老鸦岔金矿坑口,拉渣覆土种树。如今,这个金矿03号坑口流水潺潺,岸边的刺槐发出新芽,树下种的黑麦草也泛出新绿,成了生态修复的标杆。

  对施出“软招”的,保护区用温情感化。为了找到一个坑口承包人,李保祥白天追到陕西杨凌,晚上又撵到潼关,深夜再赶回矿上,一天一夜跑了上千公里。看着这个锲而不舍的“老头”,对方长叹“我服了”。

  对硬“要说法”的,保护区工作人员不厌其烦摆事实、讲道理,一次不行两次,两次不行三次……越来越多的人明白政策变了,风向变了,老路子走不通了。“过去开采黄金污染环境、破坏生态,现在理应担负起生态修复的责任和义务。”郭氏矿业的相关负责人说。

  三门峡市林业、财政、国土、环保等15家成员单位密切配合、迎难而上,小秦岭矿山环境整治攻坚战就此拉开大幕。

  正在生产的521个坑口封堵了。1.3万个生产生活设施拆除了。

  矿渣山被削平了,熟土上栽下新苗。

  ……

  喧闹了几十年的小秦岭恢复了宁静。

  站在1770号坑口处望向对面,山坡上开垦出6级梯田,梯田里的松树绿意浓浓。李保祥介绍:“以前,这里渣坡连着渣坡,工棚连着工棚,人来人往、机声隆隆。现在,这条8公里长的沟,已经变成宁静的沟。”

  在保护区,这样的“金矿沟”有很多。如今,道道沟里,宁静祥和。

  覆土植树:打造绿色的山 

  黄色的连翘花、白色的山杏花、粉红的山桃花……站在保护区槽洞沟检查站向上眺望,绿色和生机扑面而来。

  “修复生态要体现在一个绿字上,不仅要种出草,还要长出树。如今,石头堆里种树,还真是实现了。”保护区大湖管理处副主任郭红卫感慨地说。

  封堵坑口、拆除设施后,保护区管理中心探索出“拉渣、固渣、降坡、排水、覆土、覆网、种草植树”7个环节修复生态。但是,要让树苗在石头窝里扎根成活,困难重重。

  时间紧。保护区海拔多在1200米以上,每年仅有3个月适宜栽植期,然而,3年整治目标工期紧、任务重,拖不得、等不起。

  土金贵。往山上运土一次仅能拉半车,到了半山腰,就要人肩扛手提。即便如此,能否留住土还要看老天爷脸色。风来了,像揭纸一样把土层吹走;雨来了,又把土赶下山。

  苗宝贝。种树讲究适地适树,小秦岭的气候条件与西北地区相似,华山松等树苗大部分要从甘肃省白银市采购,来回一趟近两千公里。

  为了护土,工程人员绞尽脑汁。采用“梯田式”“之字形”治理渣坡,把陡坡降下来;在渣坡上固定挡板、修排水渠、铺滤网,防风刮雨蚀;在树坑底部铺设可降解无纺布,有效固土保墒。

  郭红卫回忆,为把2.4米宽的无纺布裁成边长60厘米的方块块,徐润红等4名女同志趴在地上一刀刀剪。她们虎口磨出了茧子、手指磨起了血泡,硬是咬着牙裁出了十多万片无纺布片。

  为了护苗,起苗、装车、运输、卸车,保护区职工都亲力亲为,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。2018年4月的一天,400多棵华山松被运到乱石林区珠岔林站,计划第二天栽种。不料当天夜里突降大雪,怕冻坏了树苗,马随义、李东生两位老职工把自己的被子拿出来包住树根,俩人在电炉旁搓着手,坐了一夜。

  2018年春,保护区迎来植树高峰,槽洞沟林区职工刘文斌曾连续值班40多天。当时,山上异常寒冷,刘文斌的耳朵、手都冻烂了,自己抹点消炎药,手上缠着纱布继续干活。“真是苦真是累,但为了小秦岭更美丽,再苦再累我也愿意。”他说。

  不但保护区干部职工拼命苦干,不少矿山企业也“浪子回头”,从曾经的环境破坏者变成了生态保卫者。河南文峪金矿把50名突击队员分成两个“栽植班”,24小时轮番作业。“晚上作业那组头戴矿灯‘上阵’,我们用两天时间高标准植树3600株。”企业负责人说。

  保护区管理中心党委书记高阳介绍,截至目前,保护区已清运矿渣13.01万车520.2万吨,种树72万株,覆土种草124.2万平方米,树木的成活率超过95%。

  “出走”半个世纪后,一座绿色的小秦岭,又展现在世人面前。

  转型发展:走出希望之路 

  2019年2月6日,保护区内架设的红外相机,首次拍摄到了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林麝在林间觅食的画面。

  去年8月,保护区职工在巡护中又发现叉犀金龟,填补了保护区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在昆虫纲的空白。

  山青了,水绿了,动物欢畅了,小秦岭的生态像所有人期望的那样,越变越好。

  在枣香河旁边,保护区设有一处西枣香检查站,护林员王永江在此值守了10年。河水唱着欢快的歌谣从这里直奔黄河,溪流淙淙,水质清透。“原先这里人多车多,哪儿能听到水声和鸟鸣?现在,人走了,水清了,这水可以媲美矿泉水!”他告诉记者。

  附近的农民感受尤为深刻:“过去是黏稠的灰水,就像水泥浆。现在水清了,河里的水又能浇地了。”

  目前,从小秦岭上淌下的黄河支流,条条如枣香河一样清澈,给母亲河和下游人民送上清新和绿意。

  随着小秦岭生态环境的不断改善,当地政府也抓住契机,实施经济转型,旅游业得到快速发展。地处小秦岭的亚武山国家森林公园,去年曾创下3天吸引游客10万人次的纪录。

  小秦岭山脚下的灵宝市故县镇河西村,过去沾了开采金矿的“光”,村内中心市场天天车水马龙,餐饮店整夜灯火通明,被誉为“黄金村”。村民富了,但村边的河水却成了灰泥汤,不少群众生了病。如今,河西村逐步实现“转型升级”,开发汉山风景区、建设民俗街,发展特色农业,吃、住、玩、乐一条龙的文化游越来越红火。

  让小秦岭人更有底气的是,2018年12月1日,《河南小秦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条例》正式施行,这是我省第一部关于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地方性法规。从此,小秦岭的建设和管理,撑起了法律“保护伞”。

  去年3月,中宣部将河南小秦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列为全国生态文明建设“高质量发展”先进典型,小秦岭正在走出一条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良性循环发展之路。

  小秦岭绿了,但矿业整治和生态修复仍在路上。3月17日,三门峡市和省自然资源厅就矿产资源整合、绿色矿山建设和生态保护修复进行深入交流,全力推进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。

  “我们将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引,认真落实省委省政府决策部署,扛实黄河流域治理责任,坚定不移推进山水林田湖草综合治理、系统治理、源头治理,全面改善干支流水质和流域生态环境。”省自然资源厅党组书记刘金山表示。

  借力好风上青云,新一轮小秦岭生态保护的大幕开启。母亲河畔,这颗绿色明珠一定会更加璀璨!

 

 

  


主办:济源产城融合示范区林业局 | 技术支持:河南九华云软件有限公司
地址:河南省济源市黄河大道西段 | 邮编:459000 | 投稿信箱:jylybgs@126.com
热线:(0391)6913100(工作时间) | 传真:(0391)6913102
网站标识码:4190010054 | 豫ICP备案号: 豫ICP备05001062号-1
豫公网安备:41900102410949号